受访者中

2020-07-26 07:04

调查中,28.1%的受访医生表示自己在“夹缝中行医”,27.4%的受访医生觉得心力交瘁,16.7%的受访医生感到无可奈何,9.4%的受访医生表示心灰意冷。

江西省人民医院内分泌科医生程宗佑,对自己的职业安全产生了深深的忧虑。他坦言自己曾不止一次受到过人身威胁。“去年八九月份,有一个病人心源性猝死。病人家属情绪很激动,威胁要抱着我一起去跳楼。好在当时身边人比较多,他刚说出这句话、有点动作就被周围人阻止了”。

“比较满意的一点是,目前工作的劳动强度还可以,我没有觉得承受不了。”崔医生认为,在目前这种对医生的管理、评价考核体系相对陈旧的情况下,让医生积极健康地追求业务水平和能力,是较为困难的。

在是否会让孩子学医的问题上,崔医生表示,会尊重孩子的决定,但会告诉她做医生面临的处境。“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她会有自己的志向和追求。我会告诉她事实是什么,所面对的医疗环境是什么,在这种环境下会遇到哪些问题”。

受访者中,普通医生占96.8%,管理人员占0.4%,医技人员占0.9%。

调查中,仅5.6%的受访医生认为当下医生执业环境比较好。26.3%的受访医生认为一般。68.1%的受访医生直言医生执业环境差,其中20.1%的受访医生认为非常差。

数据显示,72.0%的受访医生不愿让子女“子承父业”学医,仅7.5%的受访医生愿意让子女学医,20.6%的受访医生表示不好说。

“我早就跟老公说好,不能靠我赚钱了。”在北京市海淀医院工作的崔医生说,“现在医生收入水平整体偏低,这与医生的劳动、知识所体现出的价值是不对等的。而且整体环境是唯金钱至上,很多人评价一件事要不要去做、值不值得做,首先就要看能拿到多少钱。这样的环境是不会培养出好大夫的。”崔医生表达了她对目前行医环境的担忧。

“医生这份职业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成就感。治好一名患者,一个生命在你手中康复,就会有一种成就感。每天可能都会救很多人,老了回过头来想想,也是很有价值的回忆。如果有缘的话还会遇到以前的患者,看到他们现在生活得很好,自己也会产生一种社会成就感。”杨少鹏表示,还是愿意孩子从事这个行业。“我相信随着医疗改革的逐步推进,在未来的几年整个医疗环境会得到进一步的改善。作为父亲,我还是希望他能够从事这份高尚神圣的事业”。

在江西一所民营医院放射科工作的80后青年医生杨少鹏认为,要加强医生职业安全,需要从两方面考虑。“作为医生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充分履行救死扶伤的责任,加强与患者的沟通,排除患者对医疗人员的误解,不能把个人情感带到工作当中。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前来就医的患者能理解医生的辛苦”。

“大多数医生对于自己的付出,比如加班、工资低,其实并没有很大的抱怨,但人身安全没保障就会导致很多问题。”江西省人民医院内分泌科医生程宗佑坦言,职业环境的恶化让他有时倍感疲惫。“一方面,一些负面的、渲染情绪的报道,让医生的职业荣誉感正在淡化;另一方面,医院既要救人又要赚钱,加在医生身上的压力更大”。在江西一所民营医院放射科工作的80后青年医生杨少鹏认为,要加强医生职业安全,需要从两方面考虑。作为医生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加强与患者的沟通,不能把个人情感带到工作当中。“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前来就医的患者能理解医生的辛苦”。

是什么导致了医生职业满意度低?调查显示,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成为首选,79.0%的受访医生选择此项。其次是工作时间长、压力大(66.4%)。第三是医患矛盾突出(61.0%)。其他还有:职业发展受限(37.7%)、身体健康状况下降(35.8%)、心理满足感减少(35.6%)、社会声望有所下降(35.3%)。

崔医生认为,现在一些患者看病都是抱着“先入为主”的心态。“受到一些负面新闻的影响,患者对医生产生了不信任感,认为医生是想从他们身上多赚钱。这样的环境导致更多医患矛盾的产生”。

调查中,71.1%的受访医生感觉当下医患关系紧张,其中18.2%的受访医生直言非常紧张。20.3%的受访医生认为一般。仅8.6%的受访医生认为医患关系较和谐。

近年来,医疗行业快速发展,但医患关系、医生职业待遇、就医环境等问题也频频引发社会关注。身处当下的医疗环境中,医生对自己的职业满意吗?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专业医患交流app“春雨医生”,对467名医务工作者进行的“医生职业满意度”调查显示,仅38.4%的受访医生满意目前的工作,26.1%的受访医生表示不好说,39.6%的受访医生对自己的工作明确表示不满意。

“大多数医生对于自己的付出,比如加班、工资低,其实并没有很大的抱怨,但人身安全没保障就会导致很多问题。”程宗佑坦言,职业环境的恶化让他有时倍感疲惫。“一方面,一些负面的、渲染情绪的报道,让医生的职业荣誉感正在淡化;另一方面,医院既要救人又要赚钱,加在医生身上的压力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