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读者仅作参考

2020-07-15 00:42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实际上,如果单从市场角度来看,一汽夏利上述43亿元关联借款计划也似乎存在着可行性难题。根据授权范围,一汽夏利向一汽财务公司的贷款年化利率不得超过10%,而一汽财务公司去年的净资产收益率却高达18.5%;此外,授权范围还限定,一汽夏利向一汽股份申请38亿贷款的利息成本不得高于1.5亿元,折合年化利率最高不超过4%,这几乎相当于银行给最优质央企提供贷款的利息水平。

举例:如果一家上市公司因不能及时兑付到期债务(或存在这种风险)而导致其账户资金被法院或银行冻结,那么在相关纠纷解决前,这笔被冻结的资金仍然会被视为公司的资产记入其资产负债表的货币资金项下,但在其现金流量表中,由于这笔资金已经失去的流动性被不能被视作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因此不能被记入现金流量表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项下。

免责声明:

如果上述43亿元的资金能够顺序到位,一汽夏利的资金链危机应该可以暂告一段落。不过,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上述向一汽求援的计划,很可能还只是一汽夏利的一厢情愿:上述董事会决议只是授权一汽夏利的总经理可以向一汽及关联公司申请借款43亿元,但一汽及关联公司会不会真借给一汽夏利,或者说借多少,目前还不得而知,一汽及有关方面目前也没有就此给出明确的回应,因此上述关联融资计划目前还只是处于画饼阶段。

这意味着,一汽夏利如今已经陷入接近资不抵债的边缘,如果一季度继续亏损,其净资产很快就可能变成负数。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在一汽夏利区区几千万元的净资产中,还存在数亿计的短期无法变现的无形资产和其它固定资产。

或者:如果一家上市公司被交易对手方质疑存在信用风险,那么对手方可能会交易前(如商品及劳务采购、收购资产等交易)要求标的公司出具交易定金性质的履约保证金,这也可能会导致现金流量表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低于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资金余额。

巨亏之后的一汽夏利,在其财务报表留下了两个值得关注的变化:一是该公司已经处于接近资不抵债的边缘;二是该公司的流动资产,超过流动负债约26亿元,存在深度资金链断裂风险。

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一汽夏利账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0.28亿元,而其现金流量表却显示,其账上同期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只有7.26亿元,二者差额为3.02亿元。

但实际上,由于一汽夏利已经接近资不抵债的状态,同时其资金链也陷入了深度危机中,正常情况下,该公司已经很难通过公开市场发行债券或股票的方式取得资金,更难以从银行获取必要的信贷支持,其正常的融资渠道会极大受限,而最现实的希望,或许就是其大股东一汽能够及时伸出援手。

一汽夏利2017年全年的营收只有14.5亿元,26亿元的短期债务缺口接近该公司去年全年营收数字的2倍。这意味着如果没有外部资金注入的话,仅靠一汽夏利自身的造血能力,或许根本无法兑付如此巨额的债务,公司很可能会陷入深度资金链危机或信用违约危机中。

此外,财务报表显示,一汽夏利的流动负债已经高达45亿元,而其流动资产却只有19亿元,二者之间的差额接近26亿元。鉴于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间的巨额赤字,一汽夏利的审计机构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明文警示了一汽夏利存在可持续性经营危机,提醒财报使用者注意相关风险。

数据显示,一汽夏利的资产总额为49亿元,但其负债总额却超过了48亿元,其净资产只有8831万元,其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98.2%。除去少数股东权益之后,一汽夏利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权益只有5798万元。

而更值得担忧的是,潜在的资金链和信用危机当前,一汽夏利部分资金账户或票据疑似已经处于受限状态。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财报研究院认为,之所以出现上述差额,很可能的原因是一汽夏利的部分银行账户资金处于被冻结或其它受限状态。

正如上分析,如果未来一年或更短的期限内,一汽夏利不能取得足够的外部融资、同时又无法就债务问题与债权人达成一致的话,那么其很可能会陷入巨大的信用违约风险中。

根据一汽夏利的公告,公司董事会已经授权总经理在未来一年内向一汽财务公司申请贷款总额不超过5亿元,同时授权总经理向一汽股份申请委托贷款总额不超过38亿元。